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卫视副台长称找到舞美师但拿其没办法《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6:57:03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我做选秀的10年间,坦白说我有做过一次‘幕后操控’。节目肯定有游戏规则,但是我一再地和我们导演组的人说游戏规则产生的结果,千万不能干预。我不敢说我们是最公正的,但是这个是我们的最高原则。我自己也像观众、粉丝,紧张得要死。”

张华立,现任湖南电视台总编辑、第一副台长。这是最简单明了的个人简介。其实,这个人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比方说他是中国娱乐史上极其重要的“超级女声”幕后的重要推手;比方说他是全新娱乐公司天娱传媒的创始人;而且,他还是湖南广电领导中用实名开博的第一人,文采飞扬,堪比诗人。在今年快女比赛结束当晚的庆功酒会上,张华立代表湖南卫视感谢所有支持快女的人。“最重要的收获,是快乐女声新一代给我们带来的感动和惊喜,她们歌唱的梦想、奋斗、坚韧、爱心,当然也包括偶尔的挣扎和彷徨……都在骄傲地告诉我们的时代,她们充满力量,她们是明天的太阳!”

上周五,离快女总决赛开始还有4个多小时,张华立在卫视演播大厅的贵宾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对于今年备受争议的“快乐女声”,张华立没有丝毫吝惜自己的称赞。当然,他也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个问题,甚至还自己起身关掉电视机,营造了一个很好的采访环境。收视率下降、广告减少、选秀审美疲劳、黑幕说……凡是涉及快女的敏感词语,他都没有拒绝,惟一的不同就是回答的方式。要么是正面回答,要么还要打一个精心的比喻。至于明年湖南卫视是否还会举办选秀比赛,张华立坦言当然想做,只是担心不让做。“这个‘不让做’不是主管者做出的决定,我们没有犯错,为什么不让做啊。技术层面的也不怕,最担心是观众不让做了。”

关于收视率

用婚姻打比方 情感趋于稳定了

自从将播出时间从黄金档移到晚上10点半,许多人都觉得快女的收视率会下滑。不过,即便是这样一个尴尬的时段,快女也创造了新高。“我们能保持同时段收视第一的成绩。10点这个时段,观众规模小了,开机率没有这么高了,这个也是事实。相比往年,最高峰时期,超女在某些城市,收视份额50%,除了春晚没有可以比的,这个是奇迹。但是今年我们又有一个新的创新,那就是在10点半档,快女创造了新高。我们今年4进3的收视份额最高也能达到17%。”

抛开“万恶的收视率”不说,今年快女在关注度和社会影响力都有明显的差距。对此,张华立用婚姻打了个比方。“打比方,就像两个年轻人从恋爱到结婚,前两年和之后几年,虽然本质上没有差别,但感觉上有差别,他们从激情澎湃到亲密无间,在婚姻没有破裂的前提下,情感反而会更加趋于稳定。”

甚至对记者提出“观众对于选秀的审美疲劳”,张华立还笑着反问,“这难道是个问题吗?新生事物,对人的冲击大一些,说明中国人的娱乐生活更加丰富了,关注度分散了,这是好事。”

关于经济利益

看重的是整个产业链

今年与往届选秀比赛最大的不同是,取消了短信投票。除了观众不能直接参与之外,对于湖南卫视而言经济利益也损失了许多。“与往年比差很多,毋庸讳言的,与往年的规模有差距。但是从超女开始,我们就设定下了打造产业链条的概念,05年的超女,有22个亿的产值,那一年,我们只拿到了不到3个亿,更多的是周边的链条,它们的转动,这才是市场经济。我们更多的看重的是整个产业链的情况。”

同时,直播赛事的减少,也是让广告招商缩水不少的重要原因。“往年我们起码60个小时的直播,几百小时的重播,但是今年上星播出的比赛只有10场,近20个小时,1个多亿的广告销售,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当记者询问今年总冠名费到底是多少时,张华立显得很谨慎。“这个不归我管,你们可以去问李浩(湖南卫视新闻发言人),可以去采访赞助商。”

直播赛事少,取消短信投票等等造成快女赚钱少的决定,都来自于湖南卫视的顶头上司———国家广电总局。在张华立眼里,却是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些问题。“当时广电总局出台限令,我们申请去办的时候,在外部看来,快女必死。但是广电总局是正确的,我们要学习,贯彻过程中也会走形,就要及时更正。所谓的‘限制’我认为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但是不影响本质的东西,只有本质原则性的更改才可能会影响到项目,如果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更改,我们就能有足够的智慧去解决,我们就是玩技术的,技术层面的变动,不应该是一个节目办得好办得坏的决定因素。”

关于幕后黑手

做选秀10年只有一次“幕后操控”

包小柏离席,曾轶可被保护、郁可唯被黑……似乎“黑幕”是选秀节目必不可少的调剂品,而湖南

割双眼皮哪个医院好

小阴唇手术一周了结疤了

玻尿酸注射下巴4年后没吸收偶尔下巴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