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目前凯雷收购徐工细节猜想国资贱卖说坊间流传呢

发布时间:2021-07-21 08:23:06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凯雷收购徐工细节猜想 国资贱卖说坊间流传

凯雷收购徐工细节猜想 国资贱卖说坊间流传

导读: 凯雷徐工案三大悬疑 随着几天以来新消息的披露,凯雷收购徐工案貌似走向谢幕。但这也引起了业界对此次企业并购细节上的种种猜想 1年多之前开始的 凯雷收购徐工案 从来没有降温的兆头,即使是最 ...

凯雷徐工案三大悬疑

随着几天以来新消息的披露,凯雷收购徐工案貌似走向谢幕。但这也引起了业界对此次企业并购细节上的种种猜想

1年多之前开始的“凯雷收购徐工案”从来没有降温的兆头,即使是最细微的变化也会引人关注。

2007年3月12日,商务部部(4)废品率低长薄熙来在“两会”招待会上表示:徐工、凯雷双方就投资比例事情进行协商,“一旦达成一致,向商务部提出申请,我们将依法进行审理。”

仅仅几天之后,企业层面传出最新消息:凯雷和徐工新协议已签订,凯雷收购的比例降低到45%,剩余股权由徐州国资委持有,每股价格在第一次价格修改的基础上提升11%。

这一次,三一重工总经理向文波并没有立即进行“刁难”,而是一改往日的高调:“我们更应该重视事件中的教训。”

随着新消息的披露,凯雷收购徐工案貌似走向谢幕。但这也引集中度接近70%起了业界对此次企业并购细节上的种种疑问和猜想。

疑问一:凯雷为何让步?

外资机构收购中国企业的目标在于获得企业控股权。而凯雷收购徐工的目标股比,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从85%到50%再到45%,股权变动跌宕起伏,并最终丧失绝对控股权。向来不肯在股权比例问题上作出让步的凯雷,此次的“落败”耐人寻味。

和君创业总经理李肃认为,“凯雷收购徐工案”在去年被广泛讨论,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这起收购案可能涉及国家经济安全,因此,“凯雷实际上做的是在这方面的让步。”

在采访中发现,绝大多数专家认为,凯雷让出控股权、退而求其次的决定是明智的。李肃也认为,如果凯雷坚决不让出控股权,就得退出收购徐工。

“这样,不仅凯雷输了,徐工也输了。”李肃说,“凯雷在持续三年的并购过程中投入了大量精力和财力,现在已是‘骑虎难下’,如果现在退出,‘面子上也过不去’。”

但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凯雷的并购步伐并不会在这里停止,凯雷不会放弃控股的目标。中联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裁王吉舟认为,在未来,凯雷可能将采取“时间换空间”的策略。“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凯雷将收购其他小股东们的股份来达成自己的目标。届时,小股东将‘水涨船高’,成为新的关注热点。”

而天道并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俞铁成认为,凯雷可能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控股权,这是凯雷此次作出让步的根本原因。

疑问二:徐工遭贱卖?

尽管徐工科技()发布公告说,凯雷仍然以去年收购徐工机械50%股权的同等收购价入股后者45%。但同2005年10月相比,在现有注册资本金不保载30s;额定负荷为100kN变的情况下,徐工机械在不到2年的时间内,已增值35.674%。国资被贱卖的说法依旧在坊间流传。

早前曾有专业人士计算,当初凯雷收购徐工机械85%股权付出22.13亿元(20.69亿元外加1.44亿元股权溢价),徐工机械的估值大约为22.13/85%=26亿元;去年10月25日,凯雷和徐工签署新修订的协议,凯雷收购徐工机械50%股权付出15.09亿元(12.17亿元外加2.92亿元股权溢价),徐工机械的估值大约为15.09/50%=30.18亿元。

有关人士认为,凯雷由获得绝对控股权到材料认证:ROHS认证、UL黄卡认证、CQC认证相对控股权反而提高了对1般调速范围窄有高速就没了低速或有低速就没了高速价,从这个角度看,徐工当初被贱卖例如。事实上,2006年年中时,已有业内人士计算得出徐工机械的价值应在80亿元左右。国内某机构则认定“徐工”品牌的价值为80.6亿元,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最有价值的品牌。

从江苏省徐州市有关部门获得资料显示,徐工机械2006年前三季度实现利润总额为6.2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约为4.1亿元,全年净利润大约在5亿元左右。如果将徐工机械整体上市,简单计算:根据目前20倍的平均市盈率,其市值将高达100亿元左右。

因此,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研究所研究员高梁认为,修改协议后,徐工依然是被贱卖。

但也有业内人士不同意“国资贱卖论”观点。王吉舟认为,徐工并没有被贱卖。“抛开国家和民族等因素,对徐工来讲,凯雷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因为,凯雷方面给出的价格最高。”他这样解释。

尽管徐工的老对手——三一重工总经理向文波曾扬言可出资两三亿美元收购徐工,但王吉舟认为,向的话里有吹牛成分,“因为向的自身利益也在里面。”

“凯雷收购徐工只会对这个行业的竞争形势产生影响,作为徐工最大竞争对手的三一重工,会面临更为强劲的竞争对手。”王吉舟说。

王吉舟不赞成“徐工案”中“国资被贱卖”的说法,但他承认国资贱卖论具有积极的意义。按王的原话:“向文波的‘国资贱卖论’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场合,传达了国民最能够关注的热点信息。”

疑问三:新协议能否获批?

徐工集团与美国凯雷集团在3月16日签订并购协议,凯雷集团再次下调控股比例,徐工集团与凯雷集团将分别持有徐工机械55%和45“作为我们专有的内部开发的1部份%的股权,徐工集团终获控股权。

此外,协议中还包括:“合资公司董事会将由9名成员组成,其中中方5名,外方4名,董事长由徐工集团担任”、“合资企业继续保持徐工品牌,并帮助合资企业引进发动机、载重车底盘等新项目。”协议中依然保留了“外方直接或间接转让所持股权须得到中方同意等限制性条款”等内容。

业内普遍对新的协议获政府审批持乐观态度。但王吉舟认为,新协议百分之百能批下来,而且是在短时间内。俞铁成也认为,“在获批与否决的几率中,获批的几率要更大一些。”

事件回放

2002年改制——以徐工机械为平台启动改制计划为获得企业发展资金,解决员工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同时将股权分散化、国际化,进一步做大做强企业,徐工集团2002年就开始启动改制计划。通过安排,确定以徐工机械作为集团改制的平台,并在理顺股权关系,人员安置方面做好铺垫。

2004年选秀——凯雷入围徐工集团对潜在的投资者进行了第一轮淘汰,同时公布了六家入围者:美国卡特彼勒公司、华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美国国际投资集团、摩根大通亚洲投资基金、凯雷亚洲投资公司和花旗亚太企业投资管理公司。

2005年敲定——战略投资者确定为凯雷2005年9月1日,徐工科技发布公告,称仍在与三家投资者进行最后的谈判。但实际上,凯雷已于5月左右悄然获得了细节谈判优先权,徐工集团已于7月间完成了部分人员的定员定岗定责的“三定”工作,只待在9月中旬召开职工大会对改制方案表决。

2006年胶着——等待商务部最后批准交易双方正在等待有关审批的最后一个环节——商务部的批复。自2006年初上报该项目后,商务部先后提出涉及多个方面的问题,要求交易方做出解释,审批悬而未决。

2006年突变——三一集团半路杀出各地市场监管部门加强生产源头监督凯雷投资收购徐工科技未获管理层批复后,三一集团则杀出搅局。三一重工执行总裁向文波向表示,三一集团有意出资4亿美元收购徐工科技,并且已经在制定相应计划。

2006年新政——国务院发布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若干意见国务院6月28日出台《国务院关于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若干意见》。细则将列出受限制的行业目录,再分行业拟定具有针对性的限制政增强信心策。



失眠治疗要顺应生物钟
王凯步李咏白燕后尘辞职央视透露将自己创业换个活法
尿常规与三大常规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