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袁世凯和乞丐妓女-【资讯】

发布时间:2021-08-02 18:52:51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一、总统小算盘

一代枭雄袁世凯在用枪杆子摆平风雨飘摇的清廷后,又玩弄权术爬上了民国大总统的宝座。但是当上大总统后,总觉得当总统没有当皇帝过瘾,于是,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又暗暗打起小算盘,打算趁热打铁,恢复帝制,黄袍加身。

在袁世凯的授意下,1915年8月14日,著名政治家、社会活动家杨度串联孙毓筠、李燮和、胡瑛、刘师培等社会名流,联名发起成立为袁世凯复辟称帝而造势的“筹安会”。这四人都曾参加过同盟会,是名噪一时的革命党,在社会上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杨度还用了许多手段拉拢大思想家、教育家严复入伙,并成功游说严复同意签名为筹安会的发起人。这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劝进组合拳”使袁世凯“龙颜大悦”。

全国上下都知这是袁家班耍的劝进把戏,冷眼旁观者有之,积极反对者亦有之。但许多地方官吏趋炎附势,纷纷复电赞成,并答应派代表加入筹安会。不久,湖南、吉林、安徽、南京等处相继成立了听命于筹安会的当地分会,分会均冠名为筹安会某某分会;只有广东分会取名为集思文益会,该会系大政客梁士诒所组。因梁士诒不想让“劝进”的“头功”被杨度、孙毓筠等京字号筹安会夺去,所以才另起炉灶,并为有别于筹安会而取名为集思文益会,以示不肯依附于杨、孙之流。

杨度、孙毓筠的筹安会和梁士诒的集思文益会为了讨得袁世凯的欢心,“劝进”动作花样不断翻新,高招层出不穷。

二、文丐引奇招

这下,有人坐不住了,他急如热锅之蚁,不知该如何在朝野上下一片乱哄哄的“劝进”浊流中异军突起,出奇制胜。这个“不甘平庸”的人,就是杨士琦。

杨士琦出身大官僚家庭,为李鸿章、袁世凯的重要部属。这次,杨士琦虽也是筹安会的一员,但“胸怀大志”的杨士琦不愿跟在杨度、孙毓筠身后摇旗呐喊,他想另立山头,为袁世凯称帝立“盖世之功”,自己亦可借“劝进”之“丰功伟绩”而“青史留名”。

杨士琦虽然雄心勃勃,但筹安会和集思文益会把“劝进”该做的“功课”都几乎做绝了,而他却因找不到突破口而未立寸功,岂能不急?

就在杨士琦绞尽脑汁、抓耳挠腮之际,突然,一次路遇让他如醍醐灌顶。

这天,杨士琦途经王府井,忽见路边有两个乞丐在大打口水仗。其中一年长的虽在吵架,但吐词温文尔雅,语速不疾不徐,声音不高不低,颇显另类。杨士琦甚觉好奇,不由得驻足观望。那年长乞丐见有“体面人”回首,更来了劲,更是妙语连珠。听到这里,杨士琦心中一动,兴奋异常,忙将眼前这个谈吐不凡的乞丐请到一家小酒馆。那乞丐饱餐一顿后,对杨士琦说,他是个读书人,原先也阔过,只因不检点,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如今妻离子散,孑然一身,混迹于丐帮。因不敢辱没先人,故不敢在人前自报名姓,丐帮中人见他肚里有点墨水,皆戏称其为“文丐”。

杨士琦对“文丐”的家世和来历并不感兴趣,他只是突发奇想,想组织一个由乞丐组成的乞丐请愿团,“劝进”袁世凯称帝。杨士琦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越想越觉得自己高明。他得意地暗忖:倘若这史无前例的乞丐劝进团一成立,其风头必定能盖过由杨度、孙毓筠领衔的筹安会和由梁士诒挂帅的集思文益会属下的形形色色的劝进请愿团。

杨士琦得意忘形,于是趁热打铁,通过“文丐”找来丐帮大头目“共商要事”。

应邀前来的丐帮大头目自称“冯四爷”,江湖人称“圣(伸)手大将军”。杨士琦请他出面组织一个乞丐劝进请愿团,报酬是,总头目赏金一百大洋,小头目赏金十块大洋,其他人每人一块大洋。冯四爷一听竟有这等好事,喜不自胜,一拍即合。

当然,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无需杨士琦自掏腰包的,他好歹也在筹安会里坐一把交椅,是有权从“劝进专款”中提款的。那这笔“劝进专款”又是从何而来的呢?这里需要简单地介绍一下。

1914年春,日本政府强迫袁世凯签订卖国条约,我国民众为了救国,义捐了一大笔“救国储金”。当时参加义捐的义士达成共识:此款专用于对外邦交,决不入官库。如相关外交终结,而此款仍有节余,此款应用来创办实业,以强大国家、造福后人。然而,袁世凯却巧立名目,将“救国储金”变为“劝进专款”。

俗话说,竖起招兵旗,就有吃粮人。很快,杨士琦就拉起了一支由清一色的乞丐组成的劝进请愿团。这支请愿团在北京大街小巷摇旗呐喊,声嘶力竭地呼吁新皇帝出现,以扭转乾坤,“解民于倒悬”。

乞丐请愿团“劝进”首秀很是夺人眼球,也营造了万人空巷,京城百姓扶老携幼争睹“丐团游街”的盛况。

杨士琦的“丐团”异军突起,得到袁世凯的青睐,他准备择日开个庆功会,好好表彰一下有着奇思妙想,想出“另类劝进”高招的杨士琦。

三、妓团凑热闹

就在杨士琦自鸣得意之时,另一个江湖异人顾鳌横空出世了,他“劝进”的点子更绝:组建了一支由清一色的青楼女子组成的“妓女劝进请愿团”。为了比“丐团”更夺人眼球,营造更旺的人气,“妓女团”在上街“劝进”游行时,个个亵衣亵裤,环肥燕瘦争透春光;人人搔首弄姿,秋水流盼摄人心魂。不消说,顾鳌的“妓团”与杨士琦的“丐团”大PK,更胜一筹。据史料记载,“妓团”名义上的总召集人是花名“小阿凤”的名妓,幕后推手是另一名妓花元春,因花元春与袁世凯的公子袁克定关系不一般,故不便抛头露面。

“妓团”、“丐团”争相“劝进”的消息,传到袁世凯耳中后,袁世凯喜忧参半。

他曾对杨度说:“彼等亦来劝进,令余颇费踌躇。登基后将何以量功酬报?倘置之度外,则同为国民,岂可厚此薄彼?”杨度略作沉思,答曰:“此亦不难处置,请皇上在登基后,按凡列名请愿劝进者,均应论功行赏……”

谁知,就在“丐团”和“妓团”大出风头之际,“劝进”形势急转直下,各地拥护恢复帝制的急剧下降,这其中既有认清形势、看清恢复帝制是历史倒退的“觉悟人士”,但也不乏不愿与“丐团”、“妓团”为伍的“清白人士”;这些人的退出甚至倒戈,加速了筹安会和集思文益会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最终使筹安会和集思文益会变为“乌合之众”,也最终导致袁世凯皇帝梦的破灭。

小孩子健脾胃吃什么药

肾阳不足怎么办呢

冠心病人注意些什么

肝火旺心烦易怒怎么办

尿路感染应该吃什么药

灰指甲用亮甲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