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孙武斩杀吴王爱姬是何居心孙武练兵杀姬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01-07 13:18:43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孙武斩杀吴王爱姬是何居心?孙武练兵杀姬的故事

孙武练兵杀姬的故事流传很久很广,这个故事描述了孙武初见吴王,使用宫女来操练兵阵而欲显示其用兵之道之高超练兵之法之精练。

春秋时代,孙武经伍子胥极力多次推荐,始见到吴王阖闾。当时是个求贤似渴的年代,多少王侯礼贤下士不耻下问谦恭礼让广罗人才,为求得谋勇兼备的武将和知识丰富的贤才,那是费尽心思搅翻头脑的事。可这吴王,一开始还未听进自己的得意大将伍子胥对孙武文可安邦武可定国是一位深通韬略的盖世奇才的推荐言语,不当一回事,经全子胥的多次反复推荐,听说有一早上就推荐了七次,吴王才点了头,答应召见孙武,可见当时的吴王对此事还有点疑虑。当时的吴王也是一位立志强国礼贤下士之人,但在对待孙武的问题上,与周文王到渭河请钓鱼的姜子牙,与刘皇叔三顾茅庐诚访诸葛亮还是有一点心理素质上的差距的。

孙武见到了吴王,这是吴王听了伍子胥的推荐和将孙武的十三篇《孙子兵法》读了几遍有了一些感性认识后才决定的事情。见面后,首先给孙武一个定心丸,说:“你的兵法十三篇,我已经看过了。”言下之意是说,你这个人是干什么的,我晓得了。

接着,吴王说出自己有点担心对对方有些不大信任要来点面试效果的话语:“你可否试一下指挥队伍?需要演练什么人?”孙武这时可能正沉醉在吴王召见产生感荣耀的激动之时,不思量就说出:“大王指定的任何人都行。”吴王听后心中怔了一下,在我面前不来点谦卑,大话一口就出,任何人都可以?不行,我得杀杀此人的锐气。吴王说:“可否演练我宫中的宫女呢?”

看吴王这话说得。叫应聘面试的人来一个现场即兴才艺表演,来一番自我真情表白,叫你吴王看一看再评一评,是你吴王高高在上的权力,但你也要给我孙武小试牛刀的条件啥,这样才能展示一下自己胸怀的兵法神迷和操练魅力,你突然给我这么个演练对象,把我的激情都吹得不见了。吴王啊,你把我孙武没有当成“孙子”看,别人都说我是位难得的军事专家,难得的人才,我又不是学校里的体育老师,你拿来个宫女这样挡次的操练对象,不是作难我吗,王宫里的虎贲卫士已有过不少的操练,你不让我试一下他们我还莫意见,你也得招一队虎背熊腰的男士叫我显示一下吗,这样才能显显王国的威风,显显我自己的真才实学,你现在叫出一些久居深宫穿红戴绿弱不禁风一扭一捏的宫女出来,横看竖看都不是操练的材料,你这不是有点大材小用文不对题有伤我的智商了吗。

吴王这一个提议,确有很多游戏这次面试的成份,想看看孙武怎样演练怎样收场,他的想法是,小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你的话说得太满了,今天我就来搞个耍。孙子的想法可能大不一样,你吴王伤人也没有这样个伤法,我是来操练军人的,又不是来排练舞蹈的,为王者应以国事为重,以正事为重,让你的宫女来趟这样的浑水,亏你想得出来。这些个宫女,那一个不是你身边的人,那一个不是跟你沾亲带故似的,操练出来又如何,真能保卫你那国家,保卫你那王宫!鬼才信。

孙子是位智者,从书本上学的,从现实中领悟的各种知识多的是,知道在那个坡就得唱那个歌,面对居上的王者,有话藏肚里,能说则说,不能说则不说,见你吴王难,我在吴国已隐居多年,著书多年,就等你见我的日子,今日之面试,机会难得,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到了。所以,吴王你再说什么都可以的,我这里先答应下来以后接着再说。我可不象三国时的庞统遇刘备,未得重用,不得以领耒阳令,在县不治,来个消极对待,被免官。所以孙子对吴王的操练安排,以“唯上”“唯诺”为思考标准,连声来个:“可以,宫女也可以。”

操练进入预备阶段,王宫广场前一溜地站开了一百八十位美丽的宫女,个个身披铠甲,手持战戟,多起来的英武飒爽之气,任然掩盖不住那浓眉赤唇的秀脸,娇小盈弱的身躯。场上的孙子表面上肃然冷竣,心里虽有不少的上上下下的疙瘩,但还是想把这场操练搞好,显显自己的经纬之学,而吴王及其他的文武大臣站在王宫的望云台上可能是带着看戏的心态,在看着这场戏怎样进行。

要操练,作为操练主持者的孙武免不了要制定操练规则,怎样排列,怎样操练,怎样号令,都得一样一样地说,一样一样地教,谆谆以导,怕差分毫。宣讲完后,还特意高声地询问那一群艳装异服的宫女:“向前,就看前身所对着方向;向左,看左手方向;向右,看右手的方向;向后,就看背的方向。一切行动,都以鼓声为准,你们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宫女们齐声答道。

万事具备,只等操练。这时操练场上旗帜招展,战鼓擂动,宫女操练队伍排列结束,孙子手中令旗一挥,发出了向右转的号令。严竣的号令一出,本应出现整齐划一的队伍变形,显现出威武的操练氛围,可是这些没出过宫门没见过操练为何事认为这样的操练只不过是陪吴王玩玩一种换了一种玩法的宫女们,来了个左脚踩右脚,你朝东来我朝西,原来排好队的队列也全变乱了,惹来众多宫女的一阵大笑。

这样的队伍不好带啊!临阵号令不听,且自乱阵角,还无视军纪严肃,轻蔑我孙子个人权威,这个操练还怎能进行下去。可面对的这支队伍,不是一般的队伍,面对的这些训练对象,可不是什么平头老百姓,而是吴王身边的人,言语来不得陡的,语气来不得烫的,还需循序渐进,诿诿善导,细思量,还是深吸一口气,意沉心田,先退后进。

孙武对大家说:“规定不明确,军队纪律讲得不明白,这是将帅的罪过。”本来已经说明白了的事,规矩,纪律等事项也讲得清清楚楚的,故意说成未讲明确,在此虚晃一枪,把自己轻轻地责怪一下,把相关责任轻轻地认一点。但不说这种由自己说得不明,道得不清而引发的使操练失败的对自己的军纪处罚问题。此后又重申军纪,强调军纪,重申操练动作,示范操练动作,做到了耐心加细心,直到操练的大家又整齐地点了一次头。

于是孙武又击鼓发令向左,心想这一次在自己的用心教导下,再笨再难教的人或队伍也该有所长进了吧,不想,此令一出,操练队伍又来了一次燥动和混乱,尖巧的笑声又风起云涌,一波波地振荡在操场上。这种目无纪律,目无规矩,目无师长的行为,深深地刺痛了孙武,这还了得,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我是只病猫。自己熟读兵书,精于用兵,勤于操练,又在吴王面前夸下海口,兵书都呈上去了,你们这些人这第一笑,自己还可以理解和承受,这二笑就把自己逼到了无颜以对吴王,无颜以自己和自己粉丝的地步了。军纪如山,执法如铁,不是我说的,书上和大家都这样说和这样认为的,你们要我有些难堪,,我也要你们下不了台。

于是就以不执行军令,按军法当斩的律条,要将担任操练队长的吴王十分宠爱的两个妃子开刀问斩。这时的孙武已被操练的烦恼充满了自己的头脑,以为自己已是统领百万大军的大将军,军权在手,意志风发,不但下了处斩吴王两个宠妃的命令,还拨回了吴王为挽救自己的宠妃派人下的以至带有“愿勿斩也”祈求语气的命令,说出了一句在以后的历史中被人经常沿用句子: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说出这话后,不顾吴王命令立斩了两个队长。

这一来,吴王苦恼了,自己本想戏看孙武操练,笑看自己女人们的英姿招展,不想孙武认了真,较了真,不依不饶,不但拨了我的王令,杀了我的爱姬,更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灭了我这主考官的无上权威,极恨之心陡起,恨不得立马叫人杀了这个不识好歹狂妄自大的孙武。但吴王转而一想,孙武杀之不得,操练是我叫操练的,宫女参加操练也是我安排的,确实自己这些女人不识场合,以为还在跟我作嘻游,这种自找没趣的事我如果插手管下去,我可能也变得很没趣了。今天孙武主持的操练,我不是找不出你的毛病,我不是治不了你的罪,你承认了自己规定不明确,军纪没讲清楚,是将帅的罪过,你罪过了吗?你这行为与后来三国的曹丞相相比,你表现的是罪不罚口是心非的,曹操的马践了青苗,说要以军法处斩自己以正军法,在百官的劝阻下,虽没斩下自己的头,但也割了一丝头发来代首伏法。我两个妃子未执行命令,在这个不大正规的场合,有罪过就该获罪当斩?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何时任命你为将帅的,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由我面试的操练教头而以,即使你自认为是一个将帅,你现在又何时在外,当着我的面,说君命有所不受,这不是没看见我站在这里,这不是没把我当人看吗?何有一点体现“君臣义”三纲之说的行为影子,这不是违抗王命和罔法欺上吗?这违命欺王之罪,不跟你一点啰嗦,一声令下,诛你九族就够了。但话又说回来,听说社会上以至后来的历史书上把我说成:礼贤下士,又体恤民情,不贪美味,不听淫乐,不近女色,注意发展生产,积蓄粮食,建筑城垣,训练军队,而大得民心的君王。我戴着这样一些光环,不容易啊!我不得不顾及和加以充分考虑。今天此事,不能因小失大,坏了我的正面形象。为君之道,必须识大体,弃细务,识人量才,唯我是用。为此,孙武杀我宠妃之事我就深吸两口气静下心不予追究了。至于那两个被孙武杀头的被我称为失去了就会食不能甘,夜不能寐的美姬,就不要怪为王了吧,我也是有话不好说呀!

杀了两个违规操练者,助长了孙武的操练雄心,接着的操练他的声音更大了,舞动的令旗也更有劲了。操练的诸位宫女,这时也不敢出一声大气,认真劲也来了,一把一式地跟着号令向左向右向前向后转。这样下来的操练就有了一定的生气,有了一定招数,有了一定整齐威武。这时的孙武也有点喜上眉梢,酬志在胸,对操练结果给予了一个较好的评价。

在队有形,行有规的情况下,孙武上前面请吴王下临视察,汇报言语中,还不乏大话一句:“我操练的这支队伍,只要吴王驱使,就是赴刀山火海也是可以的。”这句话不知吴王信不信,不知推荐人伍子胥信不信,总之,我不大信。现在大学生新生上学的第一件事,就是军训一个月,一个月日晒雨淋后,军人教官可能都不敢对他的上级吹这样的牛,你孙武操练深居宫内的宫女来点前后左右,就敢说出赴汤蹈火之语,确难使人信服。所以,当吴王听孙武这一成果汇报,肯定也没当回事,加之气在胸中还很深沉,给了孙武一个软钉子,说:“算了,我不愿意下观。”作为王者一言九鼎,不愿看就是不愿看,没有理由,可这时孙武却冲出一句可能更不符合情景的话:“君王只是爱好练兵法的词句,並不能实际使用它。”这批评的内容和语气都有点尖锐和刻薄,并且说的是主考官吴王。

纵观这个故事,难以使现在的人相信有其真,因事例不能说明问题。一方面吴王没有真正地对待孙武和这次操练,操练人员也没有真正的操练素质和操练价值;另一方面,这次操练也不能说明孙武的任何精道之处,胡乱几下就可说操练已成功即可上刀山下火海。杀姬之举,更使人难以置信。

故事就是故事,历史故事也如此。

按今天的话来讲,现在社会上,吴王这样的权威人士还有,继续高高在上,继续戴着许多迷人的光环,在对人对物上,也时常把人不当人,不时地在心底产生一点阴暗,行为上出一点阴招,以显自己的高贵和在上;孙武操练宫女的这档子冏人的尴尬事现也层出不穷,多少人雄心不已,却屡遭风霜雪雨,多少人奋力向上,却难找向上的阶梯,多少人想驰骋人生疆场,却没有贵人相助而浪迹天涯;享受现代物质文明的“宫女”们,依然依附在权威们的淫威下无天无地地幸福生活,在社会上转一圈操练一下,下来还是“宫女”而不会变成一个战士;相比之下,现在的社会,没有了吴王敢拿出自己的宫女宫妃作操练对象的舍己精神,没有了吴王识人的本领和对人的大量,没有了孙武敢面在强权笼罩氛围下的谏言谏行,说出自己的话,行使自己的能力,当然,敢对着吴王的面杀他的爱姬,在今天更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昆明多动症医院

北京男科医院

哈尔滨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