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陈楚生微博曝光5张旧照讲述老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4 17:02:21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在经纪人周杰眼里,陈楚生是个“有主心骨”的歌手,追求简单纯粹,且“一直咬着劲儿保持着”;但相应的,这份主心骨也让她一度感到为难——当她从陈楚生嘴里听到“红不红和我没关系”时,“脑袋真的有点懵”。按照她原先的理解,之所以登上这么大的平台展示自己,就是希望被更多人知道,“要不然你就回酒吧唱”,气急之下,她曾对陈楚生如是说。

宣传统筹吕辉从另一个角度证实了周杰的话,她亲耳听到陈楚生恳求华谊老总王中磊“能不能少让我干点活儿”。“他永远在往外丟东西,不是他觉得这个东西不好,或者大家害他,他是害怕。”吕辉花了很长时间才琢磨清楚这个30多岁的男人到底怕什么,因为在她看来,被默许的社会化技巧——复杂——不是让人害怕的理由。采访中,陈楚生主动谈起:“我的怕和爱是共生的,但是,我好像变复杂了,歌也复杂了,这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单纯已经很不容易表达了,再复杂一点,你说我怎么办?”

因此,这次貌似顺水推舟的宣传并不如计划中顺利。创作这首歌的时候,陈楚生被关在老家海南的一间别墅里,只有音乐人付翀作陪。两人每天喝茶、聊天、散心。一日,陈楚生拿着首名为《那些幸福的日子》的半成品询问付翀的意见,后者听完,问他“你在思念什么”,竟把他问住了。半晌,付翀建议他回房写一封信,写给最思念的人,他就真的手写了一封两页的长信,把一直没有对“那个人”说出来的话写了下来。自然,“那个人”无缘收件,却令陈楚生茅塞顿开,再后来,这首歌变成了《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

从左至右:陈楚生的母亲、陈楚生、哥哥、外婆。复拍照选在了当年的客厅,墙壁重新粉刷过,身后的大衣柜是后来添置的。缺席的椅子代表去世的外婆,最直观的理解,这首歌就是献给她的。

另一侧,周杰和吕辉忙着新专辑的宣传策划。在主打曲目上达成共识后,她们首先否定了常规路线:平媒、电视电台、网络分别走一轮。两人共同的朋友、资深媒体人刘女士偶然提起阿根廷摄影师Irina Werning的作品“回到未来”系列,“尽量还原多年前老照片的场景,以复刻的方式,让画中人与昔日的自己形成对照”,这让她们眼前一亮。查过资料,周杰发现这类复拍照已有不少先例,于是她下载了几组国内摄影师,甚至是老百姓的作品,拿其中一套给陈楚生看,并和吕辉继续角色扮演——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劝陈楚生“配合这次宣传”。

不出意外地,陈楚生说了“不”,但她们相信陈楚生会让步,因为前期铺垫时,她们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陈楚生盯着一张天安门前的老兵的照片沉默了许久。果不其然,几天后,陈楚生找她们商量可行性,并趁着出差的机会,带十余人杀回老家,花两天拍完了全部照片。“最后,他一方面可能是体恤我们,但根本上讲,他是认可这次宣传的,(照片)和他想表达的东西是契合的。他唯一的顾虑,只是到底该不该推荐自己”,周杰说。

同时,陈楚生还怀疑搭载微博的快车会给家人带来困扰,“拍完之后我纠结了一个月,他们确实是这首歌的一部分,可是谁知道真的放出来会被怎么说。”最后,内心愿意做这件事的意愿战胜了犹豫,但他还是有所保留——微博上的那张照片,很小,也不清晰。这是他能想到的折中之道。

“其实拍的时候非常麻烦,比如我们看到一张他踩着树杈的旧照,等我们找到那棵树,发现当年的小树苗已经完全长分裂了,我和摄影师轮番爬上去试,不行,超越了普通人劈叉的极限;再比如他和小学同学带妆跳舞的,工程量太大,很多人各奔东西,聚不齐。”讲起执行过程中的辛苦,吕辉打开了话匣,“他(陈楚生)的要求又特别高,希望还原度尽量高,他质问我为什么不去淘宝找那些老回力鞋、运动服,但从他点头拍到实地开工,一共没两天,根本来不及。”至于那张和老友在海边搞怪的照片中的墨镜,是临时淘来的,12元一副,还送两块眼镜布。

也许是因为真的习惯了“死拉着他去做”的流程,周杰和吕辉都称早已习惯了跟陈楚生打拉锯战,“说好听点,是相互妥协、相互说服”。但她们一致认为,对陈楚生,“我们要小心地保护”。“像老陈这样渴望简单,并且有勇气去承担‘简单后果’的人,不多。包括之前那么多事儿,都是他为保留简单的代价,那是惨痛的,恨的时候我们也骂‘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一根筋’,但同时,我们又珍惜他那些用来换取成长的磨砺。”

这次宣传的成效是显著的。复拍照掀起了网友的积极响应,并且几乎没有看到“拿家人炒作”的负面恶评。陈楚生对此心存感激。他知道的是,做一次“像我”的宣传,表达一下“温情”不是坏事;他不知道,是幕后团队对人性的肯定促成了这次立竿见影的策划案,她们始终认为,恶意和阴谋论只是少数人用以同世界对抗的伪命题,善良,是不会荒废的名字。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陈楚生。这个院子,是陈楚生姨妈的家,多年来一直未搬走。父亲拿出幼年陈楚生的照片时,老陈的第一反应是“这肯定不是我”,他也婴儿肥过。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陈楚生和发小。旧照中的虎皮兰早已枯萎,复拍照中的是现栽的,助理路过某居民的院子,无意中发现一丛虎皮兰,便觍着脸问能否买一束,主人大笑道“快拔走吧快拔走吧”,可谓意外之喜。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陈楚生和父亲。摄影师曾为这台蓝色的老式摩托车发愁,没想到拍摄当天,陈楚生的母亲居然英姿飒爽地骑来了一辆。复拍照里,父亲身下其实垫了一块厚实的棉垫。当初的少年,已然成人。

陈楚生和挚友。海边这套拍得陈楚生不亦乐乎。他嘱咐宣传一定要买到当年的圆形墨镜,至于身上的背带,踏破铁鞋无觅处,只能作罢。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对话陈楚生

这件事,有去做就够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怎么想到写这首《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的?

陈楚生(以下简称陈):初衷很简单,只是对过往回忆的留恋,以及对“本不应该”的现状的怀疑。(思念的对象是具体的吗?)不一定是人名啊,可能是你熟悉的一座桥,可能是你一睁眼就想去的早餐店,它们突然间消失了,但消失之前,曾是你不用背就烂熟于心的名字。

记:录这样的歌挺容易掉眼泪的,你有吗?

陈:没有,反而吵架了。第二次录的时候,监制付翀和制作人陶华对这首歌的理解不一致,陶华觉得应该收着唱,但付翀见过我写歌时的状态,就坚持不用任何修饰。录完一听,效果特别怪,我也挺生气的。为什么做唱片总会碰到Demo比成品动人的情况呢?因为前者的配器是在做减法,演唱也避免了过多剪接,它是个完整的、有瑕疵的生命单元。最后我们是按Demo“少增不减”的原则录的,一气呵成,能不修尽量不修,除了我的平翘舌之外。

记:把家人的照片放到网上去,你挣扎过吗?

陈:有。(那他们是怎么说服你的?)我只是觉得,这张专辑里确实有跟家人相关的歌。说实在的,放照片前我纠结了一个月,换我是平常人,看到有歌手这么做,第一反应也是“不太好”吧,包括现在我都还有点……(听说最终只曝光了一小部分?)对,其实还有很多,但我觉得够了,这件事,有去做就可以了,这个圈子有时候让人很无奈。

记:拍的时候呢,心态如何?

陈:还算放松,对个人来讲,它是种纪念,过20年回头看,估计我也不认识现在的自己。只是说,微博真是个很恐怖的地方,说你好也是那边,说你坏也是它,而且,现在的人就是……我不懂怎么讲。反正我始终觉得没必要刻意搏眼球。

我的作用仅限于沟通

记:你在这波宣传里扮演了哪些角色?

陈:我是不太多参与宣传的,真的,都是他们(指幕后)有了想法,再告诉我,如果我觉得在承受范围之内,那就尽量去配合;至多我会参与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告诉他们以我的个性,哪种方式会让我舒服。但是出点子,我给不了太多,我只能说“怎么样会更像我一点”,对,我的作用仅限于沟通。

记:那你怎么评价这次的策略?我觉得比较聪明,一来顺势打了怀旧牌,这是今年的主流;二来搭载了微博平台,有争议,但见效快。和微电影相比,感觉更轻盈。

陈:之前我也拍了宣传短片,说“我的棱角在我的音乐里”,推的是态度;这次呢,主打温情,唤起大家对身边人的关注,还是挺有效果的。(这种温情会削弱前一波对棱角的塑造吧?)肯定是,但我现在的理解和以前不太一样,唱给父母的歌也是种态度,代表了你的传统家庭观的立场。把愤怒当棱角的人不懂涵养、感恩、温暖。

记:老觉着你不太习惯这种宣传,其实很多艺人都把微博利用得不错,你就顾虑重重的。

陈:我害怕刻意和矫情。怕和爱是共生的,好像你越爱,就越容易对它产生恐惧感。但是,我好像变复杂了,歌也复杂了,这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通常来讲,一个人变复杂的过程就是他学会社会化技巧的过程。)如果技巧不能更精准地表达内心的感受,它就不重要。单纯已经很不容易表达了,再复杂一点,你说我怎么办?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对话幕后推手

能打动艺人自己的作品具备推广价值

记:为什么主打这首歌?

周杰(以下简称周):初衷一定是好听。可能一直以来,我们的思维都跟着他的模式来,就是从艺人出发,能打动他自己的作品,能让他主动诠释,去跟人传达、沟通的作品,一定包含了他的主观意愿,而不是我们强加的。这就具备了推广价值。

记:刚才楚生在“谁劝服了他”的问题上答得有点含糊,加上他是有点怕微博宣传的,作为经纪人,你是怎么沟通的?

周:他应该不是能被谁劝服的。他主意挺正,一定是他权衡过后,觉得“好吧,那我就尝试一次”,才有可能。可能在别人看来,自我推销再正常不过了,但在他这儿,真的是举步维艰。他肯做这件事,一方面可能是体恤我们的付出,但根本上讲,他是认可这次宣传的,(照片)和他想表达的东西是契合的。他唯一的顾虑,只是到底该不该推荐自己。

吕辉(以下简称吕):他被动成了习惯。不过,他也在慢慢改。可能在心理暗示阶段,他想的是“权且一搏”,如果行,就在能接受的范围里继续,如果效果不好,杀了我也绝无下次了。他说过,骂我的歌不好听、不知道陈楚生在干嘛,没所谓,红不红跟我没关系。

妥协的结果必须是积极的

记:操作这种被动型艺人有哪些困难?

周:我们一直拼命拉他,告诉他你要做这个,你要做那个;他就一直解释,我为什么不能做这个,为什么不能做那个。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共识是“陈楚生需要保护”。我们的提案是有度的,一定是我们觉得可以为他带来某种程度的成长,才劝他去做。从另一个角度讲,就因为像老陈这样渴望简单,且有勇气去承担“简单后果”的人,不多,他一直咬着劲儿保持着,特别不容易,所以更需要爱护。我们在妥协,他也在妥协,但妥协的结果是积极的。

记:宣传创作型的艺人,需要注意哪几点?

周:在我的概念里,做产品也好,做艺人也罢,你都得把产品本身的特点发挥出来,而不是你觉得市场需要他变成什么样,就把他掰成什么样。

吕:而且现在的市场吧,已经越来越没有主流和非主流之分了,进化得越来越细,特别是歌迷,包容性更强。所以对我们来说,就根据艺人内心的独白,去做发散和调整——不能太强调计划性,因为说白了,创作型艺人都特别有主心骨,他不肯,一点招儿都没有。

记:留意过“卖萌卖腐”的宣传趋势吗?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周:不会,至少陈楚生不会。我们关注的宣传效果一定不是“眼球”二字,楚生是长线艺人,他跟茶一样,越品越有味,他最大的竞争力也在于此,所以我一定要保护这个东西。即使那些短线宣传能让他下个月的商演价立马见涨,但对他来说,其实是种伤害。

吕:老陈不是那个范儿。他私底下也能“萌”,但你要说“今天有个活,你得卖个萌”,他指定用“我都30岁了”给你驳回来。

宣传顶多占30%,剩下的全靠作品

记:那你们给他这次的表现打多少分?

周:65吧,及格分。不过我想说的是,楚生有时候会感叹“我变浮躁了,没以前沉得住气”之类的,但我一直认为他离“浮躁”二字还很遥远,顶多是比过去更放得开。这对他来说是好事,尽管他自己不这么想。

记:这两年还有哪些宣传案例让你们眼前一亮的?

吕:陈奕迅的《?》,首发时候“百度Ting”还没有彻底做起来,但环球就押宝了“百度Ting”。从专业角度看,这么做还真挺狠的。我记得首发日,你在百度输入“?”,只能搜到陈奕迅的专辑。平台选对了,事半功倍。

记:好像环球每一次孤注一掷都有奇效。

周:林宥嘉的《感观世界》也很了不起,前期企划、后期宣传,都是立体的,底子打得很细很密。

吕:不过我一直觉得宣传起的作用最多只占30%,剩下的全靠作品。林宥嘉如果没有《说谎》,他宣传做到天上去也一样没用。

共7页: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郑州癫痫专科医院排名

成都割包皮医院排名

治疗阳痿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