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手术背后孰是孰非你怎么看【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1:39:24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中国江苏网讯 “胖娃儿胖嘟嘟,骑马上成都,成都又好耍,胖娃儿骑白马,白马跳得高,胖娃儿耍关刀,关刀耍得圆,胖娃儿当状元……”

中秋连着国庆,吴梦每天就这样,抱着儿子坐在窗前晒太阳,一边用四川方言给孩子唱儿歌,眼里,心里,全是暖意。

3个多月前,吴梦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接受了世界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肺移植手术,母子双双存活,创造了世界医学史上的奇迹。然后,手术成功后,她的主刀医生“中国肺移植第一人”陈静瑜,却发长文表示:“这类世界第一的手术,我希望到此为止仅此一例,今后永远不再有。”

是为了生命视死如归的母之大爱,还是不讲科学盲目挑战的愚蠢偏执,直到吴梦日前带着锦旗上门感谢陈静瑜及医护团队,医患双方仍然未能就此达成一致。然而,在这个故事里,记者却看到,无论存在多大分歧,每个人都为了爱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咬着希望挣扎到了死神无法触及的地方。

要么生,要么死

2018年1月,42岁的吴梦来到无锡市人民医院产科门诊,把一张产检单递给产科主任马锦琪。

马锦琪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两张超声,一张提示宫内早孕,另一张提示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重度肺动脉高压。根据检查结果,当时,吴梦的肺动脉压112mmHg,而正常不超过30mmHg。

“肺动脉高压意味着心脏已经没有力气将血液泵给肺,若不及时治疗,人会因全身缺氧而死,而怀孕无疑会加重这一切。”无锡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医师吴波告诉记者,对肺动脉高压患者来说,怀孕是绝对禁忌,一旦怀孕,要尽早终止妊娠。如果坚持妊娠,死亡率将高达30%-50%。

然而吴梦很坚持:“我接受一切可能的风险,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要坚持怀孕、直至分娩。”她甚至给医院递交了事先准备好的“免责声明”。

这样的偏执让所有医生匪夷所思,吴梦自己却很淡定。自从2013年被诊断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合并肺动脉高压症以来,她积极治疗,乐观生活。她出了书,成了网络红人,还重新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当发觉怀孕时,吴梦第一感觉“这个孩子是上天赐给我的。”

怀孕初期,吴梦自我感觉良好,这让她对继续妊娠充满了信心。然而,随着孕周的不断推进,她开始感受到越来越沉重的负担:咳嗽明显加重,流鼻血;每天所需的吸氧量越来越大,心超显示,肺动脉压力升高到了140mmHg。

在吴梦的坚持下,医院制订了两套手术方案,如果状态良好,就在28周为她做剖宫产,如果出现紧急状况,就进行紧急手术。考虑到吴梦的身体状况,在两个方案中,医生都提出要使用ECMO体外膜肺氧合。这是一套体外的人工心肺系统,能够代替衰竭的心脏进行运转,但如果手术后心肺功能不能恢复,ECMO就取不下来,会对神经产生伤害,并引发生命危险。吴梦先是强烈拒绝了这个提议,几番争执,最终仅同意在紧急手术中保留这一选项。

“要么生,要么死。“她对医生说。

“修心换肺”,沉重揪心的“世界第一”

6月16日,吴梦的血氧指标降到了80%以下,这意味着她没有再拖延的潜力了。晚上8点,由无锡市人民医院十多个科室、近百名医护人员组成的联合医疗团队为吴梦紧急实施了剖宫产手术。手术很成功,吴梦生了个儿子,二斤三两,差不多只有巴掌大小,由于是早产儿,婴儿很快被新生儿科的医生带走治疗,吴梦也被转到了ICU。一开始,她状况不错,还能隔着屏幕给家人打手势。但术后第三天,吴梦心脏出现骤停,医生用电击把她抢救回来。此后的几天里,她的心脏多次出现停跳的状况。

“只能进行肺移植了。”陈静瑜说。

陈静瑜和吴梦早已相识,是他第一个作出肺动脉高压的诊断。在得知吴梦怀孕后,陈静瑜和他的团队苦口婆心劝说,无果后,又与医院其他科室共同制定了手术方案,千方百计保母子平安。

陈静瑜肺移植的建议,在人民医院、无锡和整个江苏医疗界引起了巨大的波澜。陈静瑜告诉记者,在我国孕产妇围手术期的死亡有严格的考核制度,虽然吴梦写了免责书,但如果在产后42天内死亡,还是要追究医院的责任。

顶着巨大的压力,陈静瑜走进重症监护室,握着吴梦的手问她:“不做手术,存活率是0,做了有50%的把握,愿意做,你就点头。”这一次,吴梦没有反对。

6月27日产后11天,吴梦幸运地等到了匹配的肺源。陈静瑜带领全国一流的肺移植团队,与医院心脏外科、麻醉科、重症医学科等科室的医护人员,顶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在体外循环支持下打开心房进行了房间隔缺损修补,同期进行了双肺移植。

世界第一例肺动脉高压孕妇的“修心换肺”手术成功了。术后五天,吴梦撤除ECMO,二周脱了呼吸机,一个多月后康复出院。

完成世界“医学吉尼斯”,主刀医生陈静瑜却一点没有开心的感觉。“这一例手术对我及我的团队,无锡市人民医院,甚至整个无锡、江苏卫生界而言都是沉重、揪心。这样的世界第一,希望今后永远不会有。”

以“爱”之名,以“科学”之名

国庆节前,吴梦抱着儿子、带着锦旗回到无锡市人民医院,感谢所有帮助过她们母子的医护人员。

怀里的小家伙脸色红润,睡得安稳。经过医生们的精心照料,孩子已经长到9斤2两,身体健康。但吴梦还是很虚弱。记者问她:后悔吗?她看了眼怀里的孩子,说:“后悔过,但看到儿子,一切都值得了。”

百万花费,一个孩子,半条命,沸反盈天的社会争议。幸运逃过“鬼门关”,吴梦虽心有余悸,却仍然坚持自己当初的选择。“我正在计划写一本新书,名字就叫做《重生之路》。我要把我的故事告诉大家,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健康可爱的新生命,同样也没能改变陈静瑜的初衷。在征得吴梦同意之后,陈静瑜把这个故事发到了微博上。他在文中写到:“医学是科学,疾病的转归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医生一心赴救是天职,但在国外,病人对医生绝对信任和服从,否则医院医生可以拒绝服务,所以此病例全世界绝无仅有。“

陈静瑜告诉记者,他理解生而为人,吴梦有渴望活下去、渴望结婚生子的权利,也感慨母爱的伟大、生命的坚韧。但吴梦的倔强实际上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他反对这种对科学和生命的冒险挑战。“无知无畏是可怕的,有知无畏更可怕。”

孰是孰非,终难定论。此时此刻,记者不禁想起了吴梦曾经在她的连载纪实小说《活着》中写过的一段话:“不管命运如何对待我们,我们永远不能失去:扬在脸上的自信、长在心底的善良、融进血液里的骨气、刻进生命里的坚强。”

记者 马薇

倾世奇缘

小炮彩票下载

后宫掌心计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