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江苏赣榆朱稽河被严重污染母亲河摇身变毒河

发布时间:2020-03-03 10:58:00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2010年,江苏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被赣榆县欢墩镇引进,但至今没有任何环评手续,企业生产产生的有毒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进了朱稽河,河流被严重污染,河水墨黑,散发出刺鼻的恶臭,不仅鱼虾和鸭子被毒死,农户的水稻、小麦在用该河的河水浇灌后,也出现大面积死亡。

2010年,江苏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被赣榆县欢墩镇引进,但至今没有任何环评手续,企业生产产生的有毒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直接排进了朱稽河,河流被严重污染,河水墨黑,散发出刺鼻的恶臭,不仅鱼虾和鸭子被毒死,农户的水稻、小麦在用该河的河水浇灌后,也出现大面积死亡。朱稽河流经赣榆县班庄、欢墩、门河、城西、宋庄、罗阳等六个乡镇,沿途十多万亩良田、几万亩鱼塘全部受害,农民多次投诉到环保部门未果,企业所在地的欢墩镇副镇长先是说管不了,继而说农民没有损失,最后干脆说朱稽河不存在污染。就这样,被赣榆县老百姓誉为母亲河的朱稽河变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毒河。近日,中国商报记者到该县进行了采访。

反映:母亲河源头被污染

赣榆县欢墩镇董净村一位姓董的村民向媒体反映,朱稽河源头在赣榆县的欢墩镇,2010年镇里引进了一家没有生产许可证、没有履行环保手续、没有环保处理措施的三无化工企业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虽然该企业造成的严重污染已让老百姓苦不堪言,但从2011年3月投产至今,企业仍在肆无忌惮地进行生产。

董先生告诉记者,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化工企业,属国家明令禁止的十五小污染企业,主要原料为硅片切割废液,主要产品为太阳能切割液和碳化硅微粉。工厂流出的污水直接排到朱稽河里,在朱稽河流经欢墩镇董净村的北岸不足10米处就是一个自来水地下取水口,附近3个村1000户农民都饮用该厂自来水。村民取水样到有关部门化验,结果显示,自来水中氯化物含量已超标一半,根本无法饮用。河下游的班庄镇、门河镇、城西镇等50个村1万多亩农田也用该河水灌溉,农户深受其害,部分水稻因污染枯死。污染问题给村民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也给村民生活用水带来不便,更给他们的身体健康带来危害。

你们快看看吧!这个水谁还敢喝,俺都是到别处去找水吃。这么大热的天,叫人怎么活?你闻闻这个味,臭死人!钻脑子!一位姓张的大嫂向记者诉苦。

记者同志,你们快给俺们做做主吧!俺们这里没人管了,上一次上面的检查,他们从石梁河水库放水把河道给冲洗干净了,等检查的一走,又变成黑水了!报纸报道了,电视也演了,但都没有用。一位姓王的大娘向记者说出了自己的绝望和请求。

在董净村采访期间,记者被漆黑的河水散发出的恶臭熏得头昏恶心,阵阵心慌。

调查:臭水横流成毒河

5月24日和25日连续两天,记者来到欢墩镇与班庄镇交汇处的兴锋电子化工厂,在该厂和连云港富鑫研磨材料厂的交汇处,两个排水口正咕咕地往外排放污水,裸露的河道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刺鼻气味。记者顺着河道一直追查,在工厂不远处,河流直接转了个弯,朝东南方向流去。

在欢墩和班庄两镇之间的朱稽河上游,记者看到这里的水已经漆黑,并且臭味顶得人喘不过气来。河道两侧都是即将成熟的麦田,这里的水正朝东流淌。为了弄清董净村的自来水情况,记者顺着河道继续前行。

在董净村的村后,河道已达十余米宽,河水更是漆黑恶臭。见有记者拍照,村民们纷纷围过来诉苦。

记者看到,在董净村村后离朱稽河约10米的地方,有一处近百平方米的房子,这就是村民们所说的自来水厂,这里的自来水直接取自地下,经过消毒过滤后,供应给附近三个村子的村民饮用,但自从去年朱稽河变成黑水河后,村民们再也不敢吃这里的水了。因为这里的水离臭水河太近了,他们宁愿选择离河道远一些的地方挑井水饮用,也不敢吃村里供应的自来水。

村民王大爷就住在河边,据他介绍,两年前,这里本来河水清澈,村民们经常去河里洗衣、洗澡、捕鱼,但现在不要说这些,就连自己家的窗户也不敢开了,臭味无孔不入,全村都是如此。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生活,现在却每天都生活在毒气中!

欢墩政府:没有污染

在欢墩镇政府,记者见到了负责此项工作的欢墩镇副镇长张明东和宣传委员陈荣利。张副镇长介绍,这个企业是从附近的城头镇搬来的,本身在那个乡镇就是污染企业,不知道什么原因又搬到了这里。这个企业确实没有任何环评手续,也没有相关的证件,更没有完全验收,当初就是边建设边生产,稀里糊涂地就开了工,污水没经过任何处理。开工后,厂里的污水直接向外排放,一直流到董净村和整条朱稽河。被村民举报后,县环保部门多次对其下了整改、强制停产等通知,欢墩镇政府也对其下达了停工通知,甚至切断了电源,但该企业不闻不问,刚刚贴了封条,执法人员前脚走,后脚他们立马接上电开工。

我们拿这家企业实在是没有办法,非常头疼,我们要求他们必须上污水处理设施,他们只是口头答应,对外说是上了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当我们想去检查验收的时候,工厂的门卫不让我们进去。上一次,我和我们分管污染治理的武装部熊部长到工厂例行检查,门卫还是不让进门,我一气之下拨打110,结果电话没打成,门卫竟然把我的手机给抢走了,弄得双方都不愉快,到现在企业的领导见了我连招呼都不打。人家就是牛,我们拿他没有一点办法,实在是管不了。张副镇长向记者诉苦。

张明东副镇长还告诉记者,在赣榆县,每一条大河都有县政府任命的一名河长,朱稽河也有一名河长,但是朱稽河的上游河长就是他本人,他们镇的处罚权最高只有五百,五百块钱对兴峰电子厂来说,压根就感觉不到疼痛。

然而,就在记者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两位官员却异口同声说朱稽河两岸的村民没有损失,村民在虚张声势。欢墩镇宣传委员陈荣利告诉记者:过去在农村,随便一条小河都能洗澡,都能捉鱼,现在呢,不要说我们欢墩镇了,全赣榆,甚至全国不是都一样嘛,还有几条河能洗澡捉鱼?

而张明东副镇长更干脆地告诉记者,朱稽河没有污染。

记者感到非常震惊,如果连河水漆黑、气味恶臭、鱼虾绝迹都不算污染的话,不知道这位官员的污染标准是什么,要怎么样才算是污染?最后,当记者问道,如果让其到董净村与这里的百姓同住一晚如何时,这位官员顿时语塞了。

环保部门:已下达处罚令

5月28日上午9点30分,记者又联系上了赣榆县环保局环境监察局一位姓王的工作人员,在详细询问了记者的身份和了解了记者的前期采访情况以后,语调怪异地告诉记者,他们局的执法人员现在全都下去执法去了,等回来以后会和记者联系的,记者询问具体时间,这位姓王的工作人员表示,也许马上,也许很久。

在赣榆县环保局发布的互联网公告上,记者了解到,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欢墩镇的工业聚集区。该企业于2010年底建成,主要原料为硅片切割废液,主要产品为太阳能切割液和碳化硅微粉,该公司没有任何环保审批手续。

2011年4月,该局曾接到过群众举报朱稽河上游东进段遭污染,已查明造成河水被污染的原因是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排放的废水所致。环保局于4月18日对该公司下达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责令该公司立即停止生产,并予以行政处罚。

2011年6月9日,环保局监察人员现场检查时发现,该公司在未经环保许可的情况下再次偷产,污水治理设施正在建设中。6月10日,环保局向欢墩镇人民政府送达了《关于对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实施关停的函》(赣环函【2011】8号),建议欢墩镇人民政府立即对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采取强行断电措施,实施强制性停产。

2011年7月11日,环保局监察人员会同欢墩镇政府分管环保的负责人张明东副镇长和武装部长熊传富对该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已全线投入生产,公司废水贮存池中搅拌机正在搅拌废水,旁边停有用来运输废水的罐车,有转移偷排生产废水的迹象。

鉴于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屡次擅自生产,并偷排污水对周边环境造成严重影响。7月12日上午,赣榆县环保局向该公司所在地的欢墩镇人民政府发出了《关于对连云港兴锋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实施联合执法的函》(赣环函【2011】5号),函告欢墩镇人民政府,环保局决定于2011年7月12日15时30分对该公司进行强制性停产,请欢墩镇政府组织供电等相关部门予以配合。下午4点联合执法人员对该公司采取了强行断电措施,实施了强制性停产。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尽管赣榆县环保局和欢墩镇人民政府多次对连云港兴锋电子有限公司进行查处,但直到现在,该厂仍每天照样生产,大量污水涌入朱稽河。

针对连云港兴锋电子有限公司违法排放污水污染环境的事件,当地群众多次向赣榆县委书记王家培和县长曹卫东反映,请求政府抓紧治理污染企业和朱稽河,给子孙留条活路,2011年也曾有多家媒体先后对此予以报道。2011年8月21日,赣榆县环保局在给《现代快报》的一份书面回函中明确答复:目前,该厂洗砂车间已经停止生产,环保治理设施正在建设过程中,下游河流水质已经好转。下一步,我局将继续加强与欢墩镇政府配合,坚决打击这一违法行为,确保达标排放。

尽管环保局在2011年8月21日就书面答复说该厂洗砂车间已经停止生产下游河流水质已经好转但中国商报记者在2012年5月24日和25日两天的调查采访中目睹了该厂仍在生产和排污,朱稽河依然满河墨水、恶臭无比的事实。

对于江苏赣榆县欢墩镇朱稽河污染严重的问题,中国商报将继续关注。

北京腿部塑形美容哪家好

去皱纹美容机构

瘦脸美容医院

北京最好的瘦脸美容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