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沫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除沫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众星回母校东北路畅谈童年于汉超从小就顽强尹垦力

发布时间:2019-09-30 16:18:13 阅读: 来源:除沫器厂家

众星回母校"东北路"畅谈童年 于汉超从小就顽强

2012年11月中旬,王大雷、张耀坤、于汉超、董方卓、赵明剑和秦升等人回到母校东北路小学,佩戴着红领巾享受着来自孩子们羡慕的目光。从50年代起,东北路小学输出专业和职业球员已经有400多名。为什么时至今日,我们却只有一所东北路?假如我们真的可以拥有一千所东北路,我们也一样笑傲亚洲,乃至世界。看着国脚们重温儿时的成长历程;教练们坚守东北路小学,实现足球的薪火传承;孩子们来到东北路小学,放飞自已的足球梦想;央视体育频道的《足球之夜》走进东北路小学,探寻青少年足球的发展道路。

重回母校,球员们的感受颇深,董方卓就说:“感觉这个小学还是跟当初一样。”秦升则说:“小时候在这儿训练足球也有八个年头。”王大雷回忆道:“这里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是美好的回忆。”崔鹏说:“就是又一种回家的感觉。”周海滨平静的说道:“可能这些烦心事都没了。”赵明剑:“就像是回到小时候第一次系上红领巾。”刘殿座则直言:“东北路小学就是像一个母亲一样培养了我们。”

回忆过去的冬训,球员们的感受有苦有甜。周挺说道:“好像以前去过一次广州冬训,坐火车去的,应该是两天两宿。晚上睡觉就是拿着一点报纸钻到硬板座的下面去睡。坐船去梧州,是先到广州,然后再坐一天一夜的轮船,基本都是大通铺,最底下反正就是最差的舱,我们的舱旁边就是猪,反正就是动物,味道也不好,很臭。就是这种环境,就是这种条件。”

张耀坤回忆道,“跟球队冬训的时候才十岁,1991年的时候我记得,一个教练领十几个十岁的孩子,又要坐船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其实不是很容易管理,我记得第一次教练和我们说就在这儿待着,不准乱跑,注意安全。不准到甲板上去,结果刚上船没一会,我们就跑去甲板上玩去了。去看大海去玩,结果回来就被教练揍了一顿。去冬训也就是住大教室的地方,不是弄草垫子睡地上,就是桌子堆在一起排排睡,很艰苦。确实很艰苦的一段日子,但给我们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相比较而言,王大雷的回忆更多的是美好,“在船上,最早我记得是五等舱,大家都住在一起,在船舱里大家都可以跑,后来逐渐升级,升到四级,然后最好的是三等舱。坐船么,感觉挺有意思的,在船上待个两三天。那时候过集体生活真的很开心,因为每一个家长对我们都像亲儿子一样,都是在外地,不像在家里,而且家长之间的关系也特别好。那时候待在一起也特别开心,小时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家一起吃饭,大家一起住,大家一起穿臭袜子,臭衣服。”秦升则说:“当时还小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跟自己的队友在一起闹一闹,玩一玩,两天一下就过去了。”

众所周知,董方卓和赵明剑都是单亲家庭,但两人又有着不同。董方卓的父亲在一起摩托车事故中不幸去世,回忆起这一段时,董方卓说:“我就知道骑摩托出去然后出事情了,我就是不想踢了,然后柳忠云指导说这个孩子未来应该不错,还是希望我能踢下去。”由于家庭条件困难,董方卓那时候踢球的费用都是由教练们帮着给的,“大家都对我很照顾,然后像冯潇霆的妈妈,其他球员的家长对我都很好,陪我聊聊天,玩啊。真得对我都很好,在我的记忆中那个时候没有说太多的这些负面的精神状态。”

赵明剑则是由自己的父亲一手带大的,“我父母半路就离婚了,那时候我才6岁,我父亲也没有再找,就一手把我带大的,当时我在东北路早训,我父亲5点多起来先开车给我送到东北路小学,然后再回家做饭,就怕别的家长看到我没有人家吃的好,或者是单亲家庭父亲没责任,我爸爸把虾爬子的肉扒拉一排炒成菜,都放在小饭盒里。然后再开车给我送过来,我父亲对我的影响真得非常非常大。像现在我的球队要输球的话,我会到最后一刻也不会放弃,我希望能竭尽全力帮助把球队扳回来,我个人感觉我父亲把他的责任感就是让我学到了。”

于汉超也是东北路小学的产品之一,回忆起自己的故事,于汉超也侃侃而谈,“我记得那场比赛,我是在场下坐着,那些小朋友去踢比赛,我内心还是很渴望比赛的。”教练柳忠云说道:“当时是他是87队打86队,当时就是内部教学比赛。打一会就叫于汉超上去打。他那么小的孩子是主动要上去打的。”于汉超说道:“我上场后不久然后手破了,腿也破了,我害怕因为受伤被教练给换下来,就故意不把伤给教练看。”柳忠云对于此事也记得很清楚:“其实当时磕很大一块皮,然后他背着手呢,问他怎么回事,他也不说,结果一看手上一块大皮破了,还说教练你再让我打一会儿吧。”于汉超认为这些对一名球员的性格和毅力都是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卓奥友)

星月湾

廊坊新房

嘉都